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内资讯 >

苦干实干攻坚克难

时间:2019-07-31 18:3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神仙道不醉石 点击:
红红火火的遵义辣椒。 朱小松摄 贵州省机械工业学校的学生正在实操。 孙琳摄 铜仁市万山区敖寨乡中华山村食用菌

 

  红红火火的遵义辣椒。
  朱小松摄

 
 

  贵州省机械工业学校的学生正在实操。
  孙 琳摄

 
 

  铜仁市万山区敖寨乡中华山村食用菌基地。
  资料图片

 
 

  黔西南州晴隆县易地扶贫搬迁阿妹戚托小镇。
  资料图片

 

  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

  本报记者  万秀斌  程  焕

  贵州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、贫困面积最大、贫困程度最深的省份之一,也是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贵州坚持把脱贫攻坚作为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,举全省之力,向贫困发起总攻。2018年全省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716元,比1949年农民人均纯收入48.3元增长200倍。2013年至2018年,贵州累计减少农村贫困人口768万人,贫困发生率下降到4.29%。

  减贫人数和减贫幅度位居全国前列,贵州正在奋力摆脱千百年来的贫困状况。

  “换穷业”,来一场振兴农村的产业革命

  农产品加工方式粗放、产业链短、附加值低,农业产业结构不合理问题,是制约农村发展的主要问题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贵州连续出台16个指导“三农”工作的省委1号文件,为农村产业改革提供了强劲的政策支持。

  兰生村是遵义市新蒲新区虾子镇最边远的村子,曾是省级一类贫困村。村支书苟寿先告诉记者,自从搭上镇里的产业“快车”后,人均纯收入在两年前就突破1.2万元。

  湄潭翠芽、兴仁薏仁米、玉屏油茶、威宁马铃薯……立足资源禀赋和市场需求,贵州打造出了一批农业经济品牌。然而,当脱贫攻坚进入关键时期,老办法已经难以为继。

  2018年初,贵州提出“来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深刻的产业革命”。短短一年,贵州牢牢把握好农业产业革命产业选择、培训农民、技术服务、资金筹措、组织形式、产销对接、利益联结、基层党建“八要素”,践行政策设计、工作部署、干部培训、督促检查、追责问责“五步工作法”,全省调减低效玉米种植面积785万亩,新增高效经济作物667万亩。

  去年,普定县将韭黄产业作为主导产业发展,10万亩韭黄全面替换低效农作物,1.3万户贫困户实现人均增收3000元以上;思南县塘头镇青杠坝村的老乡们,闯出了一条山地立体生态农业路子,实现了从“为吃而生产”向“为卖而生产”转变……

  目前,贵州农村承包地确权颁证全面完成,实现100%建制村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社、100%贫困户加入农民专业合作社、100%合作社技术团队覆盖。今年以来,全省筛选出茶、食用菌、蔬菜等12个特色产业,打造属于贵州农产品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“挪穷窝”,打好易地扶贫搬迁硬仗

  茅草房、蕨粑饭、泥塘水,人均收入不过200元……许多年前,贵阳花溪区黔陶乡老鸦山上,还住着23户苗族同胞。1994年,花溪区投入49万元,在山下盖起了一座罗依新寨,老乡们从此住进了舒适的砖瓦房。

  贵州“十三五”易地扶贫搬迁规划实施总规模为188万人,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50万人,是全国搬迁规模最大、人数最多的省份。

  2015年12月,贵州率先打响易地扶贫搬迁“第一仗”,以坚持省级统贷统还、坚持以自然村寨整体搬迁为主、坚持城镇化集中安置、坚持以县为单位集中建设、坚持不让贫困户搬迁而负债、坚持以产定搬以岗定搬“六个坚持”贯彻始终,走出了一条易地扶贫搬迁的贵州新路。2017年起,贵州全部实行城镇化集中安置新模式,根据城镇可就业岗位、可脱贫产业确定安置容量和安置点建设规模。

  一口刀村,沿河县思渠镇的一个聚居村,地如其名,11个村民组散落在形似一把菜刀的陡峭山峰中。200多公里外,铜仁市碧江区为大伙儿盖好新房,各项配套设施一应俱全。2017年,村民田应河和872名老乡一起,举家搬到这片安置点,过上了幸福生活。

  截至今年5月底,贵州共建设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946个、住房44.2万套,搬迁入住144万人。今年底将全部完成188万人搬迁。为确保搬迁群众搬得出、稳得住、能致富,贵州又出台相关措施,加强和完善基本公共服务、就业和培训服务、文化服务、社区治理和基层党建“五个体系”。

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